當前位置: 首頁 > 資訊 > 馬斯克的新身份:特斯拉Autopilot的首席小白鼠

馬斯克的新身份:特斯拉Autopilot的首席小白鼠

2018-11-06 18:15

來自 :量子位

作者 :夏乙

閱讀時長約5分鐘

作為特斯拉CEO,馬斯克經常一邊自己坐在Model S上,一邊召開電話會議。車輛的駕駛交給Autopilot,也就是那個時不時會出次意外的自動駕駛系統。

他這么做不僅僅是想節約時間,而是在“以身試法”。The Information在最新的報道里,披露了馬斯克的新身份:特斯拉Autopilot的首席小白鼠

馬斯克親自披掛上陣測試Autopilot。他開著工程版的Model S,裝著開發者版的Autopilot軟件,還用了特斯拉員工都不敢輕易嘗試的激進駕駛模式設置……

特斯拉很多bug,都是這位CEO找出來的。

有很多人質疑Autopilot,馬斯克自己也知道這件事。實際上,特斯拉的自動駕駛功能推出后不到一年,就經歷了它的第一起致命交通事故。

在內部的全員大會上,馬斯克激昂陳詞:與其等十年后把Autopilot打磨得成熟完美了再發布出來,不如現在就去防止事故、拯救生命。如果為了逃避法律責任,就不肯對世界做出這些貢獻,是懦夫的行為。

“我們不會去做舒服的事。我們要做正確的事。”

■ 首席小白鼠馬斯克

作為首席小白鼠,馬斯克開的特斯拉Model S并不是普通消費者能買到的版本,而是汽車里的“工程機”。

他車上安裝的Autopilot,是尚未發布的開發者版,其中各種參數配置還可以自行調整。于是,就有了馬斯克設置出來的特殊版本,我們姑且叫它“馬斯克特調激進版Autopilot”吧。

激進在哪?

還記得今年6月馬斯克在Twitter上發出的那張“瘋狂麥克斯模式”照片嗎?說不定就是他測試中的工作照。當時調侃的更激進的“洛杉磯高速公路模式”,也可能是小白鼠馬斯克的日常。

但是,它是個還不那么成熟的軟件,還不太會像人類老司機一樣隨機應變。

按照特斯拉員工的說法,馬斯克特調激進版Autopilot可能會讓司機陷入“大多數人都不愿意見到的境地”。

這個版本就像一個不那么規矩的人類司機一樣,比如說,會和前車保持比較短的距離,在變換車道時也不會留出太多空間。

雖說有時會遇到麻煩,但激進的測試風格也帶來了非常明顯的好處:Autopilot的不少大bug,都是馬斯克發現的。

開著車、找著bug,同時開著電話會議,似乎已經成了馬斯克的日常。

馬斯克現在在試用什么功能呢?

大膽猜測一下,他前些天在Twitter上說的“高級召喚”(advanced Summon)功能應該是其中之一,也就是按著特斯拉App里的summon按鈕,讓車像個寵物一樣跟著你。

也可能還有其他的馬斯克特調腦洞,就不是我們能猜到的了。

除了馬斯克之外,Autopilot團隊成員們也會同樣是自己的小白鼠,但是,沒有誰會設置得像他們老板那么激進。

馬斯克為Autopilot制定的目標也非常激進,他一直公開表示特斯拉正在開發城市道路自動駕駛功能,一年左右就能實現。

不過The Information采訪的知情人士說,普遍城市道路的自動駕駛可能還需要好些年,不過明年也會有一些小進展,比如在駛出高速后遇到紅綠燈和停止標志時自己剎車、自動右轉等等。

■ 決戰就看Autopilot

外媒The Information評價說,馬斯克親自測試特斯拉的軟件,也反映出Autopilot對特斯拉真的很重要

這早有端倪,在馬斯克2016年寫下的第二個“十年計劃”中,他給自己立下4個flag,其中“發布完全自動駕駛技術”就位列其中。

這四個目標分別是:

將個人太陽能產品集成化

將產品線覆蓋主要的地面運輸系統

發布完全自動駕駛技術

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共享出行

今年,Autopilot開始快速迭代。馬斯克6月表示,Autopilot的可靠與性能在未來6到12個月內將呈指數增長。V9.0版本發布時說“即將推出”的Navigate on Autopilot,也在10月底實現了,搞定了高速的上導航、變道、自動找出口。

此前,馬斯克甚至建議,未來的機器人出租車(robotaxi)服務也可以使用Autopilot系統。

看好Autopilot的不僅有馬斯克,一些分析師也認為,特斯拉決戰自動駕駛全球大戰的制勝利器就是Autopilot,可能讓特斯拉股價反彈的也是Autopilot。

最近兩個季度財報發布后,馬斯克還會讓Autopilot團隊的三位領導一起參加電話會議,向華爾街解釋這項技術目前的進展,回答分析師們的問題。要知道,一家正常公司的財報電話會議上,通常只有CEO、CFO、COO和一位投資者關系經理。

■ Autopilot團隊探秘

在Autopilot背后,有一個神秘而龐大的團隊。

根據The Information披露的信息,特拉斯內部擁有200多人在為Autopilot而努力,其中包括一位鮮為人知的馬斯克家族成員。

這是一個如同馬斯克一樣激進的團隊,致力于盡快把實驗室研究帶入現實世界,出于安全原因,一個正常的公司往往不敢這么干。

但不是每個人都適應這種氛圍。

2014年中,Autopilot項目成立以來,團隊高層已經多次變換。上一位Autopilot的負責人是大名鼎鼎的凱勒(Jim Keller),今年春天他離職加入了英特爾。

凱勒離開后,特斯拉挖來Snap高管鮑爾斯(Stuart Bowers)與卡爾帕西(Andrej Karpathy)一起,共同負責Autopilot的業務發展。

盡管上述兩人都向馬斯克匯報,工位離得很近,但熱情開朗的鮑爾斯被認為更像是Autopilot的首席運營官,他要確保所有的軟件團隊能按時交付更新。在他手下有大約100名員工,從事地圖、質量控制、模擬和固件等業務。

安靜的卡爾帕西帶領一個35人的扁平團隊,他們利用機器學習技術,讓特斯拉電動車能通過攝像頭和其他車載傳感器識別物體。正是這個團隊,讓馬斯克能徹底甩開之前的合作伙伴Mobileye,不用每輛車都非給對方授權費。

另一位直接向馬斯克匯報的高管班農(Peter Bannon)也在幫助特斯拉實現不被合作伙伴控制的愿望。班農的團隊正在研發一種新的AI芯片,目的是為Autopilot提供更為強大的計算力,進而擺脫對英偉達芯片的依賴。

而且班農還有研發雷達傳感器的計劃。目前,他的團隊大約有70名員工。

盡管在上面三個團隊里,卡爾帕西的視覺團隊人最少,但可能最受馬斯克關注。兩年前,他的堂弟詹姆斯(James Musk)作為自動駕駛的軟件工程師,加入這個團隊,并參與了訓練神經網絡、處理傳感器數據等工作。

卡爾帕西還有幾員大將。

其中包括本碩畢業于浙江大學的Guangzhi Cao,他此前供職于蘋果公司負責iPhone攝像頭的研發,現在負責特斯拉的車載攝像頭。

最后放一張圖,來看看特斯拉的高管體系。

海南飞鱼

分享到:

發表評論

沒有更多了